• 最新动态
    农村的种种不孝者——农村赡养纠纷透视

      “养儿防老”在城里人眼里似乎越来越远,因为在他们退休后,生活有足够的退休工资或强大的社保体系支撑着,然而在农村,这四个字依然是老人惟一不变的养老方式。同样的,当他们得不到子女应有的关心和赡养时,许多人“打掉牙齿往肚里吞”抱着家丑不外扬的想法独自伤悲。
          当越来越多的农村赡养纠纷摆在我们面前的时候,我们通过它看到的是整个农村老人的生活现状。而从这些大量的生活纠纷中可以看出,造成它们的原因其实很简单,这里归纳出不孝者的几种类型:
          怨恨型。婆媳关系紧张,赡养遭媳阻拦。婆媳纠纷,表面看是儿不养父母,实际症结在于婆媳关系。婆婆看不惯儿媳,儿媳也看婆婆不顺眼。双方关系闹僵,结果媳妇不让丈夫赡养父母,而引发赡养纠纷。75岁的老太太反感郭某在给儿女找媳妇的事上,进行大包揽,使得儿子十分反感,无奈之下,儿子自作主张,暗暗爱上了郭老太太反对的姑娘,并瞒着她到县民政局结婚登记大厅,办里了结婚登记手续。对此,郭老太太大为不快,常与儿媳争吵不休,婆媳关系一直紧张。5年前,郭老太太失去了老伴,也失去了劳动能力,赡养事情自然摆到了儿子的面前,但媳妇总在吹枕边风,对赡养之事百般阻拦,儿子两头为难,虽经村里调解也无结果,郭老太太只好起诉至法院。
          报复型。父母偏爱子女,埋下赡养障碍。早年父母抚养多个子女时,对感情及家产给付不均匀,子女为此耿耿于怀,在父母年老需要赡养时,进行刁难报复而产生的纠纷。农民刘满庆、朱新秀夫妇共生育4个儿子,老三最受父母宠爱,家里有啥好吃好穿的,由老三先挑,之后再分给其他三个儿子,老大老二和老四对此常有不满。今年初,父母年事已高,需要四个儿子赡养时,老三对父母的要求满口答应,但老大老二和老四都不那么爽快,他们一致提出老三当多承担赡养费用,不应4个平摊,不得已,二老只有将三个儿子推上了被告席。
          嫌弃型。习惯不相适应,子女嫌弃老人。由于父母的生活和卫生习惯与子女不相适应引起子女的反感和嫌弃,而导致子女不愿意父母在身边赡养而产生的纠纷。78岁的辛维民老汉一生养育有3个儿子,以往老俩口住在三儿子辛德林家里,后因辛老汉患有严重的气管炎、肺气肿等疾病,加上老人又不太注意卫生,房内气味很大,深更半夜常因咳嗽吐痰吵得大家睡不好觉,弄得老三一家人越来越反感和讨厌老人。为此,三媳妇提出要求辛德林召开兄弟会议,讨论公公婆婆轮流居住赡养的问题,可大儿子和二儿子都以住房紧张为由,拒绝父母上门,并表示可以多拿点赡养费用。后辛德林夫妇为达到推父母出门的目的,竟在光天化日之下,把两位老人的床被统统搬到了屋檐下,让老人吃尽了苦头。老人一气之下,告了三个不孝儿子。
         虐待型。忘父母恩,虐待双亲,视父母为包袱。不但不管父母的生活,不给或少给赡养费用,还处处刁难捉弄甚至虐待老人,此类赡养纠纷虽属极少数,但产生的影响却异常恶劣。年近80岁的程立荣夫妇,常因赡养问题备受儿子程住明的欺凌,住的旧房屋漏雨无钱修缮,想让儿子拿点钱修一下,儿子却没心肝的说漏了最好,让老天爷早点接你们走。有一年夏天,程住明故意将几担猪粪堆放在父母的窗户底下,至使父母房内臭气冲天,蚊蝇嗡嗡,老父程立荣前去责问,反被程住明痛打了一顿。最后两位老人来到了法院,要求儿子担负起赡养责任。
         威胁型。老人晚年结婚,子女拒绝赡养。父母因年老丧偶想找个伴,引起子女不满,以致引发赡养纠纷。69岁的熊德成老人认识了村里早年丧夫的黄金花。两人决定结为晚年之好,即遭到子女的坚决反对,熊德成的子女以不赡养黄金花为由,逼熊德成同黄金花断绝往来,黄金花有子女也劝她不要同熊德成结婚,否则子女无脸见人。可熊德成、黄金花情投意合非外力所能拆散,两位老人在结成晚年伴侣后,同子女打起了一场赡养官司。(作者单位:镇安电视台 辛磊)